丐米

【喻黄】A Prefect Night - 白珍珠和猫咪茶(下一)

海月虚空:

·大概这个故事要完了!


·之前就有姑娘来问过自印的事然后今天我又看到留言,我可能是很久都没说清楚……清嘉我自己是不会再刷了,但是自印的授权一直是开的!一直是开的!想要自印的话请随意!文档在个站有,然后如果需要我提供txt的话也可以留言说一声我明天传个完整版的网盘!不过封面之类的烦请自理,之前说自印的时候也说过,因为是朋友友情供图所以我不太好拿出来!总之感谢大家包容我的任性……不要去买高价本啊!有钱吃顿好的!或者买买我西皮的周边!




枪声响起,几乎是在一瞬间喻文州的子弹就已经击碎了扫过来的摄像头,黄少天穿行走廊的动作快到不可思议,在此起彼伏的警报声响起之前这条走廊里所有的摄像头就已经被击碎,面前是紧紧闭锁的第二道门,同样需要电子密码开启,在喻文州通知卢瀚文尝试接管备用警报系统的时候黄少天已经把便携的解码器接到了门锁上,开始强制刷机。


“小卢怎么回事?”宋晓在频道里问。


“不知道!”卢瀚文显然也有点着急,警报系统动作异常,这是之前的case中从来没有过的事,而且这段时间的监控看来这条走廊里的摄像头也从未有过规律之外的转动,变故来得太快,所有人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


忽然之间一个小布丁抛了过来,用劲很巧,正好端端正正地立在了电脑旁边。


“没事。”郑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提着枪隐进了房间夹角的阴影里:“补充一下甜食,五分钟之内不管你成没成功,我们都得上去。”


“瀚文没事。”黄少天也在耳机里说,“第二道门开了。”


“你看看摄像头和机关能不能帮我们弄一下,不能的话说一声,我和captain开启强拆模式。”


卢瀚文差点就笑了,不过现在并不是笑的时候,他紧紧地盯着屏幕上飞跃而过的一行行数据代码。


“你们不用上来了。”喻文州的声音插进来,“五分钟之后直接撤退,如果到时候有控制权限直接转到我和少天的PDA。“


“景熙你们准备转移,把车子开到B地点接应。就位之后给我们讯号。”


“了解。”


“明白。”


 


通过第二道门后才算是三楼,很奇怪地,明明警报系统已经被触发,但是打开门出来的通道尽头却依然空无一人。


他们两个手腕上的PDA忽然同时震动一下,距离上次通讯后四分三十七秒,卢瀚文发来了系统的大部分控制权限通路。


“我就说他之前偷懒了。”黄少天看向喻文州,他们的captain只是笑了笑。


温感监控器显示所有的保全都聚集在二楼和一楼。


三楼空空荡荡的——只有在某间房子里,存在着四个恒温生命体。


有三个的体温格外的高,应该是猫。


 


“captain他们怎么样了?”一坐进车里卢瀚文就迫不及待地问。


“没声音。”徐景熙说,“通讯掐断了。”


“不过之前captain和黄少都有告知我们接下来收不到讯号这件事,可能他们有什么办法吧。”宋晓补充:“看定位他们在三楼很久没动过了。”


“猫呢?”


“猫也在。”郑轩凑过来一起看监控定位的车载荧幕:“里面还有别人?他们在干什么?”


“没有运动,不像是在动手的样子……”卢瀚文说,“总不会是在谈判吧?”


“开玩笑啊你见过贼和屋主谈判的吗?”


“啊动了动了。”


“猫在动captain和黄少的光点也在动?”


“房子里原本的那个人出来了。”


“他们在抓猫?”


车上的四人已经完全没办法理解眼下这所房子里的剧情,然后叮咚的声音,耳机里的通讯又接通了。


是黄少天的声音。


“没事啦,你们把车开到正门来吧。”


四人对视一眼,宋晓发动了车子。


 


这大概是他们盗贼生涯中第一次大摇大摆地拿了东西从正门出来的经历。


空地外面的红外线拦截网都被关掉了,他们停在不近不远的地方,黄少天先出来,看到他们之后对喻文州打了个手势。


剩下的事情就很搞笑了。


他们的Captain,B.R的智者,一手夹着一只猫,脖子上还挂着一只,远看像是带了丰厚又燥热的手袖和围脖,从大门里走出来。


郑轩和宋晓对视一眼,认命地下车去接手猫咪。


“不是带了猫笼子吗?”他问喻文州。


“没办法啊这些猫一要被塞进笼子就跟疯了一样,而且雇主也说明了不能打麻醉之类的吧,麻烦死了。”回答他的是黄少天,他们的王牌已经摘了口罩,鼻头眼睛都红红的,像是努力打过喷嚏的样子。


“你们自己回去吧我不要坐车。”他说,“坐车我会死的晚上都没办法睡好觉了。”


“那我……”喻文州习惯性地想说我陪你坐公交,然后被黄少天嫌弃地拒绝。


“你?算了吧你一身猫毛!阿轩你的自行车借我。”


说是借,但是郑轩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黄少天贴身摸走了钥匙。


他过去和车里的三个人打了招呼,就往树林的另一边走过去。


于是现在在场的、且知道真相的就只有喻文州了。


面对着四个人求知欲十分强烈的眼神他也只能笑笑:


“回去再说吧。”


然后他又说:“我等下会联系雇主,这单子要加价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那栋黑漆漆的房子。


没有灯,什么都没有,大门在打开之后又关闭,所有的窗户都挂着厚重的窗帘。


用少见的高级保全系统和大量的人力保护起来的,里面住着三只猫……和一段过去的房子。


“captain。”回去的路上他坐在卢瀚文旁边,小黑客左看右看,扯了扯他。


“你不太开心?黄少也有点奇怪?”


“嗯。”喻文州对他笑一下,“都有点累。”


“对了瀚文。”他又拍了拍他们小天才的手,“安保系统的事情不用在意。”


“你已经做得很棒了。”


卢瀚文闻言扁了扁嘴,手指伸进口袋里,捏紧了那个到最后还是没有被吃掉的牛奶布丁。


 


黄少天回到他自己的住处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他收拾好装备又冲了个澡,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摆在立柜的照片。


拍下这张照片的那年他才十七岁,没想过之后会变成什么样,也没想过之后会卷进怎样的故事之中,那个夏天一切才刚刚开始,连蝉鸣声都是在稍嫌稚嫩的五月。


拉开抽屉里面是徐景熙开给他的抗敏药,想了想干吞下去两片。


床头柜上的手机在这时候恰到好处地响起,他看了一眼接起电话。


“到家了?”


“恩。刚洗完澡。”


“我也到了,今天在别墅住,明天上午约了去交接。”


“需要一起吗?”


“不用了,有猫。”


“嗯。”


他应了一声就又不说话了,电话里只有沉默的电流声。


最后还是那边又说:“你早点休息,回头一起去吃烤肉,瀚文今天回来往里面放了钱。”


黄少天笑了:“足够大吃一顿了。”


“恩,晚安。”


“晚安。”


电话挂断的时候,黄少天又想起了在那栋房子的主人最后的那句话。


——“只不过是一段回忆而已。”